• 返回: 曠世秦門

    第四百八十七章 螣蛇

        紫眸看了看手中的黑色長鞭,此物雖是皇室圣物,但若不能將其分支全部匯集,倒也沒有十足的威力。不過自己的確沒有一件趁手的兵刃,便想著暫時用這縛龍鎖作為替代。

        二人在這片冰雪世界當中走了片刻,愈發感覺到眼前迷離,難以分辨方位。整片白茫茫的世界,很快讓他二人迷失了方向?v然是將自身真元外放,也尋不見活物蹤跡,更不用說先行一步的司徒杰。

        漸漸地,身邊的白色霧氣愈發的濃重,簡直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然而,這看似尋常的雪霧當中,卻好似夾雜著些許難以言喻的清香。

        “這是百里眠?!”紫眸感受到一絲異樣,當即呼出聲來,她拉住秦澤,口中急道“用自身靈氣閉塞口鼻,萬萬不能吸入!”

        然而,這呼喚聲并沒有讓秦澤有所反應,紫眸意識到什么,握著秦澤手臂的玉手,突然間升起一陣紫色冥炎。冥炎順著秦澤的肌膚,直入骨髓!

        秦澤吃痛,他驚呼一聲,才覺不妙。原來,沒等紫眸意識到異樣,秦澤便已被那雪霧鉆入體內,迷失了神智。若不是紫眸以冥炎灼燒秦澤軀體,恐怕他便再也尋不回本心了。

        “這白霧煞是古怪,只是一瞬,我便丟了魂魄,好生厲害!

        秦澤一陣后怕,正說追問,卻聽紫眸沉聲道“更厲害的,還在后頭。百里眠對具有肉身之物,效果極強,但對元神之體,卻并無作用。而能夠施展出百里眠的,這普天之下”

        話音未落,紫眸手中忽然發力,猛然將秦澤拉向自己。秦澤一驚,再看自己方才所站之地,卻見一道裂痕,隱約出現。裂痕之中帶著暗紅,好生嚇人。

        “當心,它就在附近!

        “這究竟是什么東西?”

        “螣蛇!

        “?!”

        此言一出,秦澤瞬間失色。螣蛇當屬兇獸之列,其名號,還在四兇之上,可與龍族比肩。秦門的那本有些許對窮奇的記載螣蛇狀如龍,頭側生雙翅,善騰云弄霧。

        這記載,也只有如下幾筆。至于紫眸是如何知曉的,那便不得而知了;蛟S,同為妖獸的她,自幼便對這些東西,有所了解吧。

        “小心!”

        這次,倒是沒有讓紫眸出手,秦澤感應到了一股迎面襲來的罡風,他不敢大意,當即張開護體真元,朝后退去。然而,總歸是慢了些許,秦澤眼睜睜地見到一根漆黑如墨的柱子色從自己衣襟上拂過,直叫他膽戰心驚!

        僥幸逃過一劫的秦澤任然心有余悸,方才那一下,若是不曾躲過,恐怕現在,他已經是一團爛泥了!

        這類兇獸,本就妖獸之體,體格壯碩更在人類之上。況且,這螣蛇的修為,無人能夠揣度,恐怕,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二人警惕地注視著四周,生怕那螣蛇再次發難。秦澤定了定心神,出聲問道“這種東西不是應該已經絕跡了么?怎會在這龍潭之內出現?”

        “螣蛇也是龍族分支,螣蛇修煉千年,方能脫變成蛟。再應三劫,方可化龍,我們要對付的這條螣蛇,恐怕”

        紫眸的話還未說完,卻見白霧當中一對燈籠極為晃眼,與眾不同的是,這對燈籠足有一人大小,散發著陣陣綠光,十分駭人!

        “你莫不是想說,已經達到化龍境界了吧?”

        秦澤嘴角一陣抽搐,這白霧當中的虛影,已經大到了一定的成都。與當日龍島上遇到的那條玄蛇相比,這螣蛇不知大了多少倍!

        “這,恐怕還僅僅是蛟”

        二人正低語,卻聽那白霧當中傳出一陣人聲“鼠輩安敢擅入龍潭?!”

        秦澤定了定神,趕忙答道“在下龍族后輩,因族內前輩相助,才有幸來著龍潭一觀。叨擾之處,還望前輩見諒”

        說這話時,秦澤心里根本沒有底氣。他哪里是什么龍族后輩,只是體內煉化了敖義的精血,才能在大門處蒙混過關罷了。誰知道這螣蛇是何脾性?萬一發起狂來,他可無法承受。

        說罷,秦澤便與紫眸暗中傳音,若是情況有變,便立即分散逃亡。

        螣蛇聽完秦澤的話,語氣稍稍緩和了一些,緊接著道“龍族后輩?不知,你說的那位前輩,是誰呢?可是敖昂?”

        這螣蛇認得敖昂?秦澤心中一喜,當即應承道“敖昂正是家父”

        “哦?”

        此言一出,那螣蛇驚異了一聲,白霧消散,露出真容。只見那螣蛇的身段,足有十抱,身軀盤旋,約有百十丈!口中吐著紅信,一雙墨綠色的招子煞是瘆人!

        “既然是敖昂之子,便不能留你全尸了!

        那螣蛇嘴角一咧,像極了人類的冷笑。秦澤大驚,口中高呼“跑!”

        紫眸也是吃了一驚,便與秦澤二人運起十二分的真元,朝著不同的方向疾馳而逃。然而,那螣蛇卻似乎早就料到如此狀況,竟是直接棄了紫眸,直追秦澤。

        按理說,以這螣蛇的修為,若要追趕,瞬息功夫便能趕上秦澤。然而,它似乎并不急于抓住他的獵物,只是保持著一段距離,緊緊跟在秦澤身后,似乎十分享受這種追捕獵物的快感。

        “前輩既然認得家父,何苦為難小侄?”秦澤心存僥幸,大呼不已,卻又不敢有絲毫停歇。

        螣蛇聞言放聲大笑“敖昂匹夫將我囚禁于此,為其看守龍族寶穴,老夫在此數百年,終年不見天日,今日,便要拿他子輩開開葷戒!”

        秦澤暗自叫苦,他哪里曉得這螣蛇與敖昂之間還有這等過節?他一邊逃竄,一邊呼道“家父過世多年,前輩這又是何苦?”

        “你說,敖昂死了?”螣蛇愣了愣,速度忽然慢了下來,緊接著又是一陣狂笑“死得好!死得好!這老匹夫總算是死了,老夫終于不用待在這龍潭之內了!”

        “既如此,前輩為何追我不放?!”

        “你以為,老夫看不出,你根本不是敖昂子孫么?”

        。


    本站域名變為  www.212830.buzz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捕鱼大师官网_捕鱼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