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異域之系統無敵

    第1040章 我在乎

        谷陽明也是吃了一驚,“不是40嗎?怎么一下就50了?”

        宮官苦笑:“聽說是傭兵公會從中作梗!

        谷陽明、谷天成和蓋文·慕琪一聽都為之一滯:傭兵公會在這件事中的角色,他們都清楚。卻沒想到,他們打不過,竟然背地里是陰招。太沒上位者風度了。

        牽涉到傭兵公會,就不會大漢公關王國公會能夠解決的了。大漢作為老牌王國,自然跟王國公會那邊有關系,每年都有不菲的孝敬送上。

        要是僅僅與卡特方面掰手腕,雙方都拼命公關王國公會,王國公會斷然不會如此偏向卡特,在大戰還沒分出勝負,就先把稅率調整方案送到大漢。明擺著是打壓大漢士氣,讓大漢放棄對卡特的進攻。

        谷陽明臉色凝重了,知道此事的棘手程度,遠超出他的想象。

        進入王宮,正好碰上百里長行和尤宇辰也在往那邊趕。兩邊見面寒暄了一陣,看見谷天成和蓋文·慕琪也在,便跟他倆也調笑了一陣子。

        谷天成和蓋文·慕琪都支棱著耳朵聽他們說話,短短幾句話里,便聽出許多有用的信息。

        王國公會為了保住卡特,竟然對大漢提出,只要大漢打下鐵壁堡,就等于取得了根本性勝利,吞并卡特不過是順手的事。所以,只要大漢拿下鐵壁堡,就要向王國公會繳納50的奢侈稅!

        這等若是赤裸裸的告訴大漢:決不能拿下鐵壁堡。

        這還不算,王國公會還要求大漢將俘獲的卡特三個圣階返還,不得要求任何賠償。

        王國公會偏袒卡特不要緊,但王國公會為了偏袒卡特,竟然不惜破壞自己制定的規矩,這就嚴重了。

        王國公會這么做,一定會在眾王國當中削弱自己的威信,但在王國公會削弱前,大漢肯定承受不住王國公會的打擊,若大漢跳出來反抗的話。

        王國公會正是看準了這一點,所以才如此騎在大漢頭上作威作福。

        谷天成一聽幾乎當場氣炸!要是王國公會是個人,就在眼前,谷天成一定忍不住暴揍一頓,直接送他歸西。

        相比之下,蓋文·慕琪就冷靜的多,只是眉頭皺的越來越緊,顯然也意識到問題的棘手。

        來到元老會的大院,諸位元老會成員聚齊,國主格列夫自然也在,不僅如此,大王子華文、二王子華武、三王子華風、四王子華良也都在。

        他們四人老老實實坐在角落里,看見谷天成視線落在他們身上,都臉上浮起微笑回應。

        谷天成想的卻是:格列夫要培養自己的兒子們在王國中擔當大任,也意圖也太明顯了。

        王族年輕一輩有的是人,真要排資論輩,講才學,論實力,什么時候能輪到他們兄弟四個坐在這里。

        但人家有個當國主的爹,一切便不同了。侄子再好,也不如自己的兒子。任誰掌握大權,都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將權力傳給自己的兒子,而不是侄子。格列夫當然也不能免俗。

        對格列夫這種明顯的夾帶私貨的動作,蓋文·奎恩卻表現得睜只眼閉只眼,并沒有提出異議。

        以奎恩的閱歷,當然知道格列夫在想什么,更知道這是人之常情,自己限制不得。

        捫心自問,要不是奎恩自己沒有兒子,國主之位豈能落到格列夫的頭上。反正之后的國主傳給誰,也不可能自己一脈,既然如此,又何苦與格列夫作對,制造內部矛盾呢。

        再說,就算格列夫的兒子們當上國主,也不是事事都能做主的,上有元老會,中有長老會,下有四大侯爵,足以構成對國主的牽制。

        想到這,奎恩就有些對格列夫刮目相看,當年自己就被限制的施展不開手腳,早早弄得心灰意冷,年紀輕輕就把國主之位讓了出去。

        沒想到,格列夫在國主位上,卻干的風生水起,同樣的掣肘,要是換上自己,早就氣的冒煙了,可那格列夫卻沒事人似的,還能笑著一張臉左右應付。

        不得不說,這也是難得的本事吶!格列夫經過這些年的積累,現在不也慢慢掌握越來越多的權力了嗎?能夠將兒子們帶到元老院旁聽,就是明證之一。

        華良看見蓋文·慕琪也在,便向她招手,示意她過去。蓋文·慕琪猶豫了一下,沖他輕輕搖搖頭,坐在谷天成身邊。

        他們之間的小動作被谷天成看在眼里,坐下后便悄悄問:“你不怕他們背后說你閑話?”

        蓋文·慕琪笑道:“什么閑話?我和你的事,京城里面恐怕無人不知吧。以后你要是拋棄我,不用別個,光那些人的眼光和嘴巴就足夠殺死我十次有余!

        谷天成一愣,他還從沒想過這問題,但蓋文·慕琪這么一提,他又覺得說的很對,是自己疏忽了這一點罷了。

        那豈不是說,當初自己雖然答應的是相處著看看,但其實從一開始,自己沒有了別的選擇。

        “你從一開始就知道這個,對不對?”谷天成感覺自己還是掉進那幫老狐貍聯手設下的圈套里,忍不住問道。

        蓋文·慕琪輕輕點頭,“我知道,可我并不反對這么做呀!

        谷天成一下抱住頭,“看來就我是個笨蛋,今天你要是不說,我還蒙在鼓里呢!

        蓋文·慕琪說道:“開玩笑呢。你多想什么,你要是不要我,我還能留在大漢嗎?肯定是遠嫁他方,這輩子都未必會再回大漢。大漢這邊怎么看我,我需要在乎嗎?”

        “你不在乎,但我在乎!惫忍斐奢p聲說了一句。

        蓋文·慕琪輕輕一震,抬頭看了谷天成一眼,便把頭扭向另外一邊,不說話了。

        谷天成發現好幾個人都朝這邊瞄著,自己也不說話,開始正襟危坐起來。

        蓋文·奎恩看見人已到齊,便宣布會議開始。谷陽明剛從前線回來,不熟悉情況,便由格列夫介紹這段時間發生的事。。

        格列夫挺著肚子站起身,用帶有豐富感情的語調,聲情并茂的開始了。

        王國公會設在大漢的特使,平日都是住在王國特使專屬的莊園里,并不過問大漢的事務,只是每年交割稅款的時候,由他帶著王國公會的稅務小組來查賬。


    本站域名變為  www.212830.buzz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捕鱼大师官网_捕鱼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