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一妻當嬌

    第二十三章、妻主說的是(加更)

        趙大海一邊毫無同情心的忍笑,一邊捂住了喬橋的大眼睛。

        喬橋努力扒拉開他的大手,非常低情商的火上澆油,“青峰沒事的,放寬心不用怕,你成年了,有男子的正常反應代表你身心健康!可惜這世道對男兒的規矩太苛刻了,唉,不能拇指姑……嗚嗚嗚!”后面的話及時被趙大海捂住。

        要說趙大海為什么知道拇指姑娘的梗,還不是他逼得緊了,讓困到極致的喬橋動手親自教會了他關于手的另一神奇妙用。

        然,這話怎么能跟一個未嫁的男兒談起,婚前若破了s,臍印脫落是會被妻主懷疑的。

        趙大海耐心解釋,他早就知道喬橋對很多常識性的問題一知半解,心中雖感奇怪卻從不貿然深究。若喬橋不想說,他絕不追問,因為他總有種錯覺,一旦事情問出口,這么好的小姑娘也許就會離他而去,如同遠古神話,下凡的仙子和人間的女郎,故事的結局最終總是以仙子拋妻棄子飛離紅塵為終點。

        “什么臍?”喬橋撓撓被呼吸吹癢的耳垂,不解的看向趙大海。

        不堪刺激跳海冷靜去的青峰,一冒頭就聽到這般勁爆的話題,他不自覺的往下沉了沉,藏起腹肌以下的部位。

        趙大海情不自禁的瞥了眼青峰,又附耳對喬橋幾句。

        喬橋瞪圓眼,不自覺的眼神也瞄了過去。

        青峰抱胸拒絕臉不約、不約,我們不約!

        “你們夠了!”終于,冷峻少年忍不住,在海里泡久了也難受,他低聲冷喝,“你沒見過趙大海的嗎?還是沒見過楚宣和莊翼的?”

        喬橋一怔,兩個月了,再次聽到楚宣和莊翼的名字,她心口涌起稍許的酸。

        楚宣還好,他一定自在的過著自己的日子,而莊大哥……要是有信鴿就好了,哪怕給他帶封平安信也行。

        她搖搖頭,思緒有些分散,聲音低落的嘀咕著,“黑燈瞎火,他們動作那么兇,哪里看得清!”

        信息量有些大,青峰咽了下口水,忍不住仰頭看向輕咳一聲扭過頭的趙大海,因為喬橋所言中的他們也有他的一份。

        這么嬌嬌柔柔的小姑娘,總是想欺負,一欺負起來就上癮。

        莫名的,青峰居然領悟到了這一點!

        “咳!”他清清喉,聲音微啞,“那你不介意嗎?”

        “?”喬橋回了神,反應了一瞬明白青峰所言的意思,撇了撇嘴搖頭“有什么介意的,我也不是第一次呀!”按實際來說,她的第一次是在現代好不,雖然身體恢復了十幾歲的整體狀態,但不是就不是,不用欺騙自己。

        青峰震驚了,帶著難得的八卦心理,反問,“這三人誰不是第一次?”

        趙大海趕緊澄清,“我是,你別瞎說!我的模樣這么丑,對別的女郎也不感興趣,絕對是清白之身!睕]有男人不在意這點的,尤其是當著自家妻主的面。哪怕她不計較,他也不想被誤解。

        然后兩個一起看向了喬橋。

        喬橋苦著小臉,清白身有什么好聊的!

        這一瞬她陡然有一種閨蜜之間聊和老公是不是第一次,交過幾個男盆友以及男盆友到底厲不厲害的錯覺……

        “應該是吧!”楚宣還挺生澀的,莊翼倒是動作嫻熟,不過幾次都被刺激的差點暈倒就可以看出,他是理論高于實踐的主。

        青峰忽然笑了,和上次的傻笑不同,清冷俊美。月色下的水中少年如人魚之子,微卷的長發束成一束,凌亂的碎發濕漉漉的勾勒著本有些青澀漂亮的輪廓越發柔和,雙瞳閃耀著星光,美輪美奐。

        “來,過來!”清亮的聲音低柔,若海妖歌唱。

        喬橋一怔,卻見少年從海中站起身,精瘦的身軀在濕褲的包裹下充滿了獨屬于少年人的活力,剛勁生動,邁著長腿緩緩靠近。

        他含著笑,渾身帶著海水的潮氣,不給小女郎反應時間,垂眸捧著她的臉令視線下移,“你現在看,免得以后不承認!”

        措不及防的,喬橋看到他圓圓的肚臍下方兩寸,在濕漉漉中透出一顆紅色花印,像是胎記,又比胎記的邊緣規整平滑。

        喬橋差一點上手去搓,看是不是印上去的。

        顯然,是理智喚醒了她。

        若動手怕是要負責吧!

        她警覺地別過頭,被青峰捧住的臉蛋擠的肉嘟嘟的一團,像是一只發腮的大貓咪,少年噗嗤一笑,近距離下才發現他冷峻面容的一側,夾著一顆并不明顯的小酒窩,超小超可愛。

        喬橋看愣了,傻乎乎的指著他的臉,“你居然有酒窩!”

        青峰已然豁了出去,偽裝淡定的騰出一只手,將她的小手往下按,“你不是想搓搓看會不會掉色嗎?搓吧!”

        “你怎么知道的?”喬橋馬上被轉移了注意力,手指終是違背了意識,經不住好奇的戳了一下紅花印。哎喲,跟軟綿綿的女孩還是不同的,好有彈性。

        青峰渾身一緊,酥麻癢漲,強行忍住!

        喬橋感受到手指下的肌肉繃緊,立刻收手,訕笑的要往后躲。

        “那么,下一步!”已經到了最關鍵的地方,青峰豈容小女郎退縮,他情不自禁潤了下本不干涸的唇瓣,輕聲呢喃,“蓋印!”

        喬橋聽到蓋印兩字就察覺出不對勁,可她根本掙脫不開青峰的兩只大手,眼睜睜看著少年俊美的容顏貼近……又糊了她一嘴的口水。

        上次是臉還能忍受,這次是嘴,怪不舒服的。

        如此想,喬橋咆哮出聲,“你到底會不會親親呀!”

        青峰一窘,被小女郎不在狀態的反應搞得啼笑皆非,隨即相當了解她歪話題的能力,順勢來了句,“那你教我呀!”

        喬橋再次被震撼,愣了半天,眼眸睜得滾圓,還是趙大海實在看不過去,一把將人搶了回來,抱著小姑娘瞪了青峰一眼,埋怨,“你太著急了!”

        “是,你們是不急,肉吃到口了,還嫌別人嘴快!”青峰不滿被人劫了胡,他還想多蓋幾個印確保萬無一失呢!

        這回喬橋反應過來了,脫口回道,“你才是肉,你們全家都是肉!”

        青峰低頭抿唇,做乖巧狀,“妻主說的是!”

        喬橋指著他,嚇得話不成句,“你……你……”

        青峰“對,我不要臉!”

        喬橋抓狂,“你不要搶我臺詞!”

        “妻主說的是!”

        “……”

        ………………

        青峰要臉的至今都是單身!比如非莫容!

        非莫容……本公子是選擇太多,無從選擇!

        青峰看吧!嘴巴還硬!

        。

    本站域名變為  www.212830.buzz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捕鱼大师官网_捕鱼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