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被背叛后我勇斗綠茶

    第197章 情況很不樂觀

        就在昨天下午,顧澤楷在醫院的病房里優哉游哉的來回走動,就在想,與其自己貼上去找陸理理,還不如讓她自己主動過來找他。

        對于這個計劃,雖然有很大的缺陷和顧澤楷的奸詐,但是愛情這種東西,沒有套路,自然是抱不回美人歸的。

        然而,在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你想象的和美好,然而事情的發展,卻不是你能預料到的。

        顧澤楷這么些年以來,在商場上,獲得了很多盟友是沒有錯,但是,同樣也有很多敵人。那天晚上,他遇刺了。

        不知道是哪方勢力的人,居然無聲無息的摸到了顧澤楷的病房,而顧澤楷卻認為是陸理理來了,立馬回到床上躺好。

        等對方靠近之后,他才察覺到不對勁,想要側身,然而,他的手臂和腿都受傷了,行動很不方便。所以被對方得逞了。

        顧澤楷整個胸膛都被刺穿了,在慌亂之中,他按響了護士鈴,這才把那個行兇的人嚇跑了,只是那個行兇的人,很快就不知所蹤了。

        兇手離開之后,原本強撐著的顧澤楷因為疼痛和失血過多,陷入了昏迷。醫護人員趕到,立馬送進手術室搶救,然而,情況很不樂觀。

        兇手的匕首從胸膛刺了進去,然而,那匕首是特制的,有著小道溝,整個左心房,都快成一塊爛肉了。

        本來顧澤楷想要裝病,想要挽回和陸理理的這段感情,哪兒知道,裝著裝著,這消息,居然就成了真的。

        莫凡在得知消息之后,第一時間就趕了過去,是啊,那時候,紅著眼眶,站在手術門口,罵著顧澤楷,然而,心里是多么希望,他能沒有生命危險。

        明明是一個上市公司的總裁,對待感情,卻如此的幼稚,幼稚到想要利用這樣幼稚的手法,將陸理理騙回到自己身邊。

        結果,陸理理還沒有回到自己的身邊,他卻把自己送到了敵人的刀下,愚蠢嗎?愚蠢之極?墒,該死的,真的,該死的,他這個做兄弟的,卻在面對他如此的情況下,無能為力。

        陸理理本來想要讓莫凡停車的,但是,車里的氣氛有些低沉,是從莫凡身上發出來的,明明話到了嘴邊。卻又怎么樣都說不出口了。

        從莫凡的表現來看,顧澤楷難道真的是傷的很重?陸理理的心,又開始慌亂了起來,車子開得很快,沒一會兒,就到了醫院門口。

        “下車!

        停好車,陸理理跟著莫凡進了醫院,既然到了這里,那就進去看一看,看一看顧澤楷到底怎么樣了,是真的如莫凡所說的那么嚴重,還是在騙她。還沒進病房,陸理理就已經明白了,顧澤楷這一回,恐怕是真的很嚴重,先前還只是普通病房,現在,居然已經轉換到了無菌病房,進去之前,還要換衣服。

        陸理理心里的不安越來越強烈,莫凡跟醫生打了聲招呼,就帶著陸理理進去了。

        病房里,顧澤楷的狀況看樣子越發的糟糕了,原本臉上只是帶著病態的蒼白,而現在,居然呈現出青灰色。

        “昨天晚上遇刺了,傷到了心臟,還沒有脫離危險,醫生說,若是今天晚上還醒不過來的話,可能就不會再醒過來了!

        陸理理的眼眶通紅,這樣的場景,四年前,她也遇見過一次,醫生說,若是你外婆今天晚上還沒有醒過來,那你們家屬,就準備后事吧。

        不要,不要,真的不要,歷史不要再重演了好不好?陸理理的整個身子都在顫抖,發軟,若不是強撐著,扶住了床沿邊,她可能就跪下去了。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是啊,先前,媒體再怎么說顧澤楷要死了,她都不怎么相信,因為,她來醫院看過他,傷勢有,但是,絕無可能有生命危險。

        哪怕媒體說的有多可怕,她依然覺得不可能,這種感覺,可以說是,女人的直覺,有時候,直覺這種東西,無憑無據,可是,就是,特別的準。

        而這一次,她的心,在顫抖,在害怕,一旁的莫凡嘆了口氣,同樣紅著眼眶。

        “他本來舊傷就沒有好,現在有添加了這么重的新傷,他顧澤楷又不是神仙,先前,醫生就已經下了病危通知書了,顧家得人全都來了,守了整整一天,好不容易,才被勸回去的!

        莫凡說到這里,轉身,朝著門口走去。

        “你看看吧,你還有什么話,要對顧澤楷說,不管愛也好,恨也罷,再不說,恐怕,他一輩子都聽不見了!

        說完這一句,莫凡就轉身離開了,陸理理最終也沒有撐下來,雙腿一軟,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然而,當她看著躺在病床上的顧澤楷,整個人都在顫抖,不管多努力,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這幾天里發生的事情,接二連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弄的她,心力交瘁。樂樂還沒有找到,顧澤楷現在又變成了這樣,簡直,要了她的命了。、

        四年前的那一次遇襲,她就已經受夠了,那時候,她就發誓,就算自己再怎么樣受傷,都沒有關系,這一輩子,她絕對,絕對,不要再看見她的顧先生,到在你自己的面前了。

        然而四年之后,顧澤楷再一次,這樣毫無征兆的,躺在她的面前,告訴著她,他快不行了,快要支撐等不下去了。

        一個人,在極度悲傷的情況下,是說不出話來的,陸理理就是這樣,她靜靜的坐在地上,和顧澤楷持平,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他。

        腦海中浮現的,全是當年初遇顧澤楷之后,她對自己種種的好,甚至將后來那些壞的,憎恨的事情,全都過濾出去了。

        曾經以為,這一輩子都跨不過去的坎,曾經以為,那些永遠無法原諒的背叛和傷害,曾經以為那些天快要塌下來的大事,如今,在生與死面前,卻變得不是太重要了、

        好久好久之后,陸理理才伸出手,摸了摸顧澤楷的額頭、。

        “顧先生,你要是再不醒過來,你就再也見不到你的兒子了!

        顧澤楷還是顧澤楷,只是,那張英俊的臉龐,如今,變得格外的脆弱。

    本站域名變為  www.212830.buzz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捕鱼大师官网_捕鱼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