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朝為田舍郎

    第二十五章 重獲新生

        顧青感覺自己被人身攻擊了,而且是那種最低俗最沒素質的相貌攻擊。

        “天生就長這樣,你待如何”顧青臉色冷了下來,看起來更不高興了。

        石大興看似脾氣不好,但至少是個講道理的,聞言一愣,馬上道歉“原來天生如此,是我失禮了。給你賠個不是,莫怪我口沒遮攔!

        顧青更不爽了,說不出哪里不爽,就是覺得不爽。

        “找我有事”

        石大興道“一個走村的貨郎引薦我來此,他給我看過一件陶器,說是石橋村燒制出來的,今日特意過來看看!

        “你來晚了,別人搶先一步,我已決定與他合作!

        石大興呆怔片刻,忽然重重跺腳,怒道“竟被人截了道兒”

        抬眼瞪著顧青,石大興道“誰比我早”

        顧青心情雖不爽,但理智還是有的,這家伙的面相絕非善類,還帶著幾個隨從,顧青再不爽也不愿吃眼前虧,于是很痛快地道“青城縣的郝掌柜,你應該認識!

        石大興怒哼“我就知道是他這幾年郝東來越來越過分,搶了我好幾樁大買賣,今日這樁又被他搶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幸好石大興的怒氣并非沖著顧青,罵了幾句后又道“你跟郝東來合伙是怎么個章程我還能插一腳進來嗎”

        顧青搖頭“郝掌柜與我約定了,只做他一家的買賣,恕罪!

        石大興擺了擺手“不怪你,是我時運不濟。我再問一句,如果我把郝東來打死了,你的陶器能交給我賣嗎我出的價跟郝東來一樣!

        顧青眼皮一跳。

        唐朝人竟如此暴躁嗎顧青自認已經夠狠了,沒想到眼前這位更狠,果然一山還比一山高。

        “您看著辦,我管不了!鳖櫱嗟膽B度忽然變得很客氣。

        對狠角色一定要尊敬,顧青不想給任何人跳抬棺舞的機會。

        石大興對顧青的回答很滿意,仰天豪邁一笑“好,等著,待我打死那個肥雜碎,咱們再來聊陶器買賣!

        說完石大興轉身就走。

        顧青臉頰抽搐,郝掌柜也算是青城縣有頭有臉的人物吧這位絕非善類的大漢說打死就打死,后臺那么硬嗎

        看著石大興的背影,顧青忽然心念一動,道“石掌柜請留步!

        石大興轉身。

        顧青的表情不再是那副人見人厭不高興的嘴臉,換上一副如沐春風的微笑。

        “石掌柜,買賣是做不完的,陶器的買賣以后再說,眼前還有一筆買賣,不知石掌柜有興趣嗎”

        石大興眉梢一挑“哦你說說看!

        一炷香時辰后,顧青走進柴房,將丁家兄弟身上綁的繩子解開。

        看著滿頭霧水的賢伯仲,顧青微笑道“我說話算話,今日便放你們離開,門口有一位大漢,你們跟著他走吧!

        丁大郎一臉不敢置信“你果真放了我們”

        顧青不高興道“我是個講誠信的人,你我相處這么久了,難道你還不了解我嗎”

        丁家兄弟同時露出悲憤之色。

        你管這種每天毒打我們的方式叫“相處”

        丁大郎深吸口氣,不摳細節了,即將重獲自由,千萬不要出什么意外,天大的氣都忍著,自由最重要。

        “多,多謝。我兄弟以后絕不再踏入石橋村半步,若違此誓,天誅地滅!倍〈罄缮袂榍f重地發誓。

        顧青笑道“不用發那么毒的誓,怪讓人心疼的,我覺得你們以后可能想回都回不了!

        丁大郎一臉莫名,但也不敢多問,當前要務是脫離這座樊籠,從此天高海闊任飛翔。

        兄弟二人走出柴房,屋外的陽光刺得眼睛生疼,二人瞇起眼睛,深深吸了口氣,啊,自由的味道

        門外,石大興正等得不耐煩了,見三人走出來,石大興打量了丁家兄弟一番,望向顧青沉聲道“就是他倆”

        顧青笑著點頭。

        石大興朝二人揮手示意“跟我走,抓緊趕路,今夜必須趕到青城縣!

        朝顧青招呼了一聲,石大興轉身就走。

        丁家兄弟腳上的傷還沒好,一瘸一拐跟在石大興身后,丁大郎心念微動,忍不住回首,見顧青正站在大門口,朝他微笑,笑容里的意味怪異莫名。

        丁大郎也笑,轉過頭后,笑容漸漸斂去,久抑的恨意終于肆無忌憚地在眼中跳躍。

        奪屋之恨,毒打之仇,焉能不報

        縱虎歸山,顧青,你日后便知后果

        丁大郎赫然抬頭,發現那位長得很兇惡的魁梧大漢也正在對他笑,丁大郎心頭咯噔一下,然后馬上想起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顧青叫他們兄弟二人跟這個大漢走,那么問題來了,為什么要跟他走他要把我們帶到哪里去

        丁大郎眼皮直跳,心中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了。暗暗咽了咽口水,丁大郎朝石大興拱手強笑道“還未請教足下”

        石大興懶洋洋地道“我叫石大興,以后是你的主人,你叫我老爺亦可,叫我掌柜的也行”

        丁家兄弟愣住了,丁大郎吃吃地道“主,主人”

        “顧青把你二人作價三十文賣給我了,這里有你們自愿降籍為奴的文書,以后好好伺候我,莫打逃走的主意,你們若敢逃我便報官,官府按逃奴論處,后果很嚴重!

        說著石大興朝他帶來的幾名隨從示意了一下“看緊這二人,那少年郎說這倆貨干過不少喪天良的事,而且心眼既多且壞,不能大意了,回頭關幾日,餓幾日,再打幾日,約莫就乖巧了!

        丁家兄弟的心瞬間墜入不見底的深淵,丁大郎呆滯片刻,忽然雙膝跪地,雙臂向

        顧青站在門口,掂了掂手里一個黑色的布制小錢袋,里面傳出叮叮當當的銅錢響聲,非常悅耳,聞之令人心情舒暢。

        掏出錢袋里的錢,顧青一枚又一枚數得很仔細,數了兩遍確定數量無誤,于是收起錢,整個人洋溢著歡欣快樂的神采。

        “今晚有肉吃了”顧青激動得不能自已。

        轉身進門,顧青走到院子中央,冷不丁蹦了一下,跳得老高。

        “開心”

        。


    本站域名變為  www.212830.buzz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捕鱼大师官网_捕鱼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