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 憾然一夢

    第169章 有些事情總要試過才知道

        可這flag在江一白的下一句話之后就倒了。

        因為他說:“你的同學錄應該還有多的吧,幫我給幾張給你們班的同學吧,阿東,小奇,佳和兄!

        “還有高奚琳!

        孟笙立即變了臉色:“我不想給!

        她的話沒有說完,說完的話應該是我不想給高奚琳。

        聞言,江一白也蹙起眉頭:“為什么?”

        孟笙:“沒有為什么,我就是不想給!

        就算被認為是在耍小性子,是在無理取鬧,孟笙也打定主意,絕對不要幫江一白把同學錄給高奚琳。

        或者,至少,不要讓她親手去拿給高奚琳。

        江一白:“……”

        見他遲遲不說話,孟笙便下意識抬眸,便看見他一臉不能理解,好像自己說了句多么令人費解的話!

        難道她介意他和高奚琳之間的事情,本能的抗拒做他們倆交流的那個中間人,就真的是在無理取鬧嗎?

        掌心握緊的空氣突然變成她那脆弱的小心臟,一下一下地抽疼:“或者我拿幾張同學錄給你,你自己拿給他們!

        這不是在多此一舉嗎?

        江一白輕嘆一口氣:“我本來準備直接用初中那個同學錄,因為沒有用完,沒必要再買一個新的,這很浪費,浪費不好!”

        “但是剛好就少了幾張,所以我才想讓你給我幾張,正好幫我拿給你們班的幾個同學!

        “阿東,小奇,佳和兄,還有高奚琳!

        “我知道你是不想浪費,我也沒說不給你啊,”孟笙不懂他這樣解釋自己行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也不懂這和她不想給高奚琳有什么關系,“我就直接拿幾張給你,你想給誰的話,就自己去給啊!”

        “我怎么就和你說不通呢?”

        孟笙咬咬牙,將那句“巧了,我也這么覺得”咽進肚子里,只睜大眼睛聽江一白接下來的話。

        “你把同學錄給我,我再給你們班的人,這不是多此一舉嗎?你直接幫我給你們班的人,然后讓他們給我就行了啊!”

        可是問題不是出在這里啊!

        孟笙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我沒有說不幫你給,但是……”停頓片刻,她最終還是選擇說出這句話,“但是我不想給高奚琳!

        江一白的眉頭擰得更緊:“為什么不想給?”

        因為你曾經讓我給她遞過好多次的情書啊!因為我不想再重溫那種幫你牽線搭橋的感覺!

        孟笙別過頭,態度堅決:“沒有原因,就是不想給!”

        江一白:“你到底在介意什么?你之前不也和她一起同桌嗎?”

        “……”他眼底的神色讓孟笙一時語塞:那眼神里的忍耐與不解讓孟笙覺得自己此刻就像個跳梁小丑,做一些沒人理解的可笑的事情。

        她吸了吸鼻子,才繼續說道:“和她說話,當做沒有什么事,已經是我能做到的最大限度了!

        “呵!”江一白冷哼一聲,“所以你的意思是,但凡和我有點關系的女生,你都不讓我和她來往是嗎?”

        孟笙:“我不是這個意思!”

        只是代替你把同學錄交給高奚琳,總讓她不自覺想起之前那段并不美好的回憶,她發自內心極其抗拒做那個中間傳話的人的角色!

        江一白:“我讓你幫我把同學錄給她,并不代表什么,難道我想和她成為朋友都不可以嗎?”

        “不可以!”孟笙想這樣果斷地回答,可這話就是卡在喉嚨處,怎么也說不出來。

        沉默一會,她也稍稍冷靜一點,平復心情后問道:“那如果我讓你把我的同學錄給朱勇奇,你也不介意嗎?”

        “……不介意,”停頓片刻,他又說道,“而且,你們不是已經和好了嗎?”

        江一白:“你們既然能成為朋友,那為什么我和高奚琳就不可以呢?而且,我只是想讓你幫我給一張同學錄給她,并沒有別的意思!

        “因為……”不一樣啊!她和朱勇奇會和好,完全是因為他說讓自己和朱勇奇和好的!

        她從來都不知道什么事情會突然觸到江一白的雷點,就好比這件事情她不懂他為什么要一直揪著不放,就聽了她的話自己拿著同學錄自己去給不就好了嗎?為什么一直要讓自己去給?

        可她知道她想到的那些辯白的話怎么也不能說出口,因為現在的江一白一定不能理解她,可能還是覺得她是在推卸逃避。

        比起被誤會,孟笙干脆坐實無理取鬧的人設:“反正就是不行!”

        江一白:“……”

        這種雞同鴨講的感覺讓兩人無比心累,沒等上課鈴聲想起,兩人就各自回了班級。齊楊正好過來找孟笙問題目,一眼就看出她陰沉的臉色:“你怎么啦?”

        她的話讓前排的李清杭也回過頭,瞧著孟笙的臉色當下吃了一驚:“發生什么了?”

        上節課不是還笑嘻嘻開開心心的嘛!

        無神的目光淡淡掃過面前兩人,而后兩只胳膊搭在桌上,無力而又清晰的說明了事情的經過。

        聞言,李清杭只是淡淡一笑,意味深長。

        齊楊聽著皺緊了眉頭:“他為什么要讓你給同學錄給高奚琳?”

        在齊楊看來,江一白的行為讓人很是迷惑!

        他自己那時候和高奚琳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孟笙會介意完全是正常的啊,就連她有時候想想都會替孟笙膈應。

        “我不知道,”孟笙此刻已經平靜下來,搖了搖頭,整個人都無精打采的,“我也說了我不想給,可他就是一直揪著!

        “他真的好奇怪啊!”齊楊怎么也想不透江一白行為的意義,“你都說了不想給,他為什么非要你去給啊!”

        “對啊!”說起這個孟笙也是很不懂,“我都說了讓他自己去給,他也不要,就是要讓我去給!”

        李清杭看著兩人愁到一起,伸手拍了拍孟笙的手背,見她看向自己,李清杭才說道:“我早就說過,不管什么時候,你肯定都會介意高奚琳的事情!

        雖然她的語氣比上一次還要篤定,但孟笙不以為意:“我覺得這不是我的問題,你看齊楊,她也不能理解江一白的行為啊!

        “我沒有說是你的問題,”李清杭解釋道,“這件事情我也是站在你這邊的!

        “江一白他是什么玩意兒!居然還想著要高奚琳給他寫同學錄,還讓你去送,他當自己是誰呀!”說到這兒,李清杭話鋒一轉,“可是孟笙,你有沒有想過,這件事情表明他從來就沒打算和高奚琳完全斷了聯系!

        “你覺得你可以接受的了嗎?或者說,你覺得自己能扭過他嗎?”

        李清杭的話不中聽但卻很中肯,也很現實。

        孟笙垂著腦袋思索良久,最終揚起頭,眼睛里晶晶發亮:“清杭哥,我想試一試!

        想試一試如果我一直堅持著不要,他會不會逼著我?

        想試一試如果我堅決表明自己的態度,他是不是可以理解我?

        也想試一試,我們能不能找到一個折中的解決辦法,互相為彼此讓步?

        所以第二天,當孟笙收到江一白的紙條:我不知道你到底為什么不高興,但我還是想讓你幫我把同學錄給你們班的阿東,小奇,佳和兄,和高奚琳。

        最后的四個字明顯已經寫不下,可他還是硬生生將它們塞在中縫。

        孟笙覺得自己已經明白江一白的意思了:就是無論如何一定要把同學錄交給高奚琳。

        可是她不要!

        從文件夾里抽出幾張空白的同學錄,挨個拿給了阿東,小奇,還有佳和兄。

        阿東看到同學錄的時候還驚訝了一番:“你已經給過我了!”

        孟笙笑著道:“嗯!這個是江豬的!

        “哦——”阿東的表情微妙,“不過,我寫完了是給你還是給他啊!”

        “嗯……”思索片刻,孟笙答道,“給他吧!

        給自己的話,她肯定忍不住要偷看,這樣有點不太好,總覺得是在偷窺他的隱私。

        分完這些同學錄,她又從文件夾里拿出了五張空白的,站在走廊上等江一白從廁所回來便叫住他。

        看著她手里拿著的東西,江一白心里滑過一絲詫異:這么快就寫好了?

        然而看到遞到自己面前空白的同學錄后,他立即皺緊眉頭:“這是什么?”

        孟笙裝作沒聽出他話里的責備意味,只舉起同學錄,自顧自地說道:“他們的我幫你給了,這幾張也拿給你,要是不夠的話再和我說!

        江一白直覺這句“他們”里面并不包含高奚琳,故而確認道:“高奚琳的你也給了?”

        “沒有,”孟笙答得干脆,語氣平淡可面色不佳,“她的你自己去給吧!”

        說完,便轉身回了班里,也沒管江一白的面色沉了幾分。

    本站域名變為  www.212830.buzz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捕鱼大师官网_捕鱼大师